王子公主

Yakulet-chihato:

去了淡水,我才真正体会到《简单爱》里面的骑单车兜风的感觉。

海边的浪漫和树荫下的陪伴,喝一杯咖啡与心爱的人交谈,莫过如此。

宇华在苏格兰:

时间从来不回答/生命从来不喧哗

(Model:Ellis, taken in St Andrews)

微博

Instagram

Facebook页面


架子·LoFoTo:

专门花一夜时间在艾尔斯山下捕捉南半球才能看到的半人马座流星雨,结果功夫不负XX。。当时肉眼看到一颗极大极亮的,祈祷一定要拍下来,结果就有了这张。。我想哭。。

不可思议,马德里

行者-BLOGBUS:


从巴塞罗那坐夜火车,在清晨7点20抵达马德里Charmatin火车站。天还灰蒙蒙带着睡眼惺忪可以直接换乘马德里地铁,早餐在穿越马约尔广场后一家百年老店San Gines吃churros,西班牙小油条沾巧克力酱,特别适合我这北京口儿。






马德里的地铁系统非常完善,可以通过地铁抵达两个火车站,以及机场的各航站楼。




早晨的丽池公园,散步,漫步,遛狗,晒太阳,喝冰饮,甚至河面上划船。




比起巴塞罗那的浓重的颓废艺术家气息,我更喜欢舒服安逸的马德里。



这个不可思议的城市对于博物馆控和喜欢看gallery的人来说简直是天堂,坐拥着世界最棒的普拉多美术馆和索菲亚艺术中心,一整天搭进去都不够看,以马约尔广场为中心的话,附近可以吃到很棒的美食,也有著名的圣米盖尔市场,比想象中的小很多,但进去就很快被各种小食吸引,在美食和艺术的碰撞中,马德里带给我太多惊喜。

JackPOON:

旅途中的一家人。英国巴斯,摄于2011年6月。

大維:

【向黔進】

      从对面的山头看去,整个苗寨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青瓦飞檐,鳞次栉比,吊脚楼连着吊脚楼,错落有致,河水从谷底蜿蜒而过,风雨桥、祭祀广场,都是密密麻麻的游客。

     走入寨子里便清净了,窄窄长长的巷子盘旋而上,都是青石板的路面,泛着幽幽的光,巷子两旁的房檐,雕龙附凤,有苗家独特的图腾,有的吊脚楼上还挂着苞米,是饱满的金色。

     雨后的村寨,有着独特的泥土清香,沁人心脾,偶闻鸡犬声,遇到挑着东西行走的村民,扛着锄头、背着背筐准备下地的农妇,点点头,一笑而过。

    随着天色渐暗,炊烟悠悠的升起,不一会,便被风吹散了,一盏,两盏,三盏,屋檐下的马灯亮了起来,这些漫山遍野的星星,肆意滋生着浪漫的情愫,有芦笙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时大时小,这时候,月亮从山后升起来了。

 黔山青,乌水长,

遭变乱,避南疆,

风雨晨夕聚一堂,

他年,他年,勿相忘。

 

图:大维  文:小V

拍摄地:贵州凯里西江千户苗寨   


離小離:

{Hi!小姑娘,你錯過了珍貴的禮物}

在Agra遇到這個小女孩,當著她的很多熱情的同學的面堅定的拒絕了我的拍照請求,讓我極為沒面兒,唉!問她爲什麽拒絕,她只說了一句:I don't speak English!可恨的是這句發音說的還特純正,你說氣人不氣人。後來才發現不知什麽時候她都溜到了取景器的角落里。然後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寄完明信片走出郵局突然覺得有人拽我衣角,心想竟然碰到小偷了。回頭一看竟然是換掉校服的她,旁邊多了一個小男孩,兩人笑呵呵的看著我。小姑娘仰望著我,小聲說了句:One photo!我頓時樂了,剛才拒絕我的可是你哦,哈哈!拍完後和她聊了幾句,才發覺她的英語是真的有限。她告訴我小男孩是她的弟弟,她們要去家裡的店。然後就和我玩起了捉迷藏,跑進了旁邊的一個民宅,探頭一望,只要我還在她們立馬跑回去。

其實,我只是想再送給卸下防備的你一張Polaroid。 可惜,捉迷藏毀掉了一切。